您現在的位置: 達州文藝網 >> 文章中心 >> 文藝評論 >> 觀點雜談 >> 正文

征服——達州市2017年新年音樂會斷想

□曹文潤

 2017/2/8 15:13:50  來源:達州傳媒網  [發表評論]


  那是一個寒冷而又令人感動的夜晚。當《拉德斯基進行曲》最后一個音符像一朵蒲公英消失在新年音樂會的演出大廳時,我如夢方醒,徐徐起身,隨著安靜的人群走向巴山大劇院門外。我回頭望了一眼,不少觀眾涌向前臺舉著手機拍照,記錄這個難忘的時刻。那些耀眼的閃光燈無疑是向樂團的靈魂人物——那位著名指揮家?沃特?希爾格斯表達崇敬之情。這樣的人生時刻值得紀念,這樣的珍貴場面值得回憶,它讓我驀然涌起一縷如春暖意。


  實不相瞞,在所有的藝術門類中,我對音樂始終懷有敬意,音樂于我猶如不敢輕易靠近的古希臘神話中的繆斯女神,我自知我沒有走近她的資格和底氣,唯一能做的唯有仰視,如同仰視夜空中那些散發著神話與傳說光澤的遙遠星辰。這一次,托文化惠民政策的福,讓達州人民有幸在家門口近距離欣賞到了一場世界水準的交響樂演奏。


  在近兩個小時的新年音樂會里,我就像一位懷著虔誠之心小心翼翼走進圣殿的朝圣者,在第一個音符響起之時,就心甘情愿地把我的想象力和對藝術的膜拜呈獻給了那些來自德國的音樂家們,讓他們用充滿魔力的傾情演奏帶著我的靈魂在藝術的殿堂自由飛翔。無論是貝多芬的《艾格蒙特》序曲和勃拉姆斯的第四交響曲,還是沃恩?威廉斯的《大海之歌》和喬治?比才的《卡門》序曲、約瑟夫?施特勞斯的快速波爾卡,或是小約翰?施特勞斯的皇帝圓舞曲,都堪稱經典,更是一道道音樂大餐;尤其是那首我多年前從網絡下載欣賞過無數次的《藍色多瑙河》,在現場近距離欣賞小約翰?施特勞斯這首不朽的圓舞曲名曲時,更具不同凡響的感受。當小提琴在A大調上輕輕奏出一串舒緩的震音時,我的眼前立刻出現了這樣的畫面:寧靜的多瑙河上晨曦初露,波光粼粼,生機無限。它同時讓我聯想起了這首名曲問世六年后的1873年,法國印象派大師莫奈在阿弗爾港口畫的那幅著名的油畫寫生《日出?印象》,兩位藝術大師一定心有靈犀,不然他倆怎么會不約而同地選擇黎明為創作元素?那些悠揚的旋律與色彩斑瀾的油畫筆觸交織一起,在我的腦海重疊出另一番奇妙無比的審美效果。而從轉到A大調上的那些連綿不絕、起伏如波的旋律里,我仿佛聽到了槳櫓拍打著水面發出的那種濕漉漉的悶響,甚至我聞到了薄霧中藍色的多瑙河水那一絲絲撲鼻而來的清新氣息……整個演出中我禁不住幾次瞇上雙眼,沉醉其中,盡情享受音樂之美,我也注定在這樣一個普通的夜晚被征服。演出結束,我深信我和不少觀眾的思緒,都已化著一群美麗的白鴿,在寒冷的夜空帶著對和平與自由的夢想盡情飛翔。


  我欣喜地注意到,那些與我一起剛剛接受了藝術洗禮的觀眾,散場時,他們的腳步也似乎放輕了許多。那些從我眼前閃過的每一張臉,在燈光的映照下,神情安靜,目光柔和,顯得如此生動。他們是否真的懂得或是不懂交響樂已經不再重要,也許這就是藝術的奇妙之所在。在音樂的感染和陶醉下,我們一起心動,一起為之動容,眼眶潮潤。這種感覺與每次在欣賞我偏愛的郞朗的鋼琴演奏時感受有些相似,我發現自己原來是那么容易被音樂感染、感動,也被征服。


  要知道,幾年前某商業機構曾在達州舉辦過一場高雅音樂晚會,但主辦方沒料到,有些觀眾不顧現場秩序與欣賞音樂的規則,把音樂晚會當成了鬧哄哄的鄉鎮廟會。作為一個深愛家鄉的達州人,我至今只要一想起那個尷尬的場面,仍覺汗顏,羞于提及。


  我還記得幾年前讀過的一篇文章,在某個省城的一臺音樂演出,同樣給搞砸了,敬業的外國音樂家在臺上全神貫注地演奏,臺下觀眾席手機鈴聲不斷,吃零食,大聲交談,小孩吵鬧,并且,過度熱情的觀眾們居然跟著音樂節拍有節奏地使勁拍手鼓掌,把好端端一場音樂會當成了自娛自樂的山歌大賽,以至于全體演奏家集體離場罷演,讀完我當時真有無地自容之感。文章作者最后幾乎是哀求大家務必注意在欣賞音樂演奏時,保持安靜地傾聽,遵守秩序,就是對藝術對演奏家們的辛勤付出的最大尊重,也是對觀眾自己的尊重。


  讓我驚喜的是,那個晚上,我的這份暗自擔心成了多余,整個音樂會120分鐘的上下場演奏中,沒有發生觀眾跟著節奏拍手鼓掌的事,觀眾一直保持安靜,現場秩序良好。只是到了最后,當返場Encore奏響《拉德斯基進行曲》時,友善的樂團指揮希爾格斯轉身面向觀眾,就像一位高明的魔術師,揮動起了手中神奇的指揮棒,一下點燃了全場觀眾火山爆發般的熱情。已被音樂徹底征服的觀眾們,已變得越來越文明的達州人,非常有禮貌地起身肅立,熱情互動,用有節奏的掌聲向這位1959年出生于斯圖加特、有著天才般音樂才華的著名指揮家和全體參加演奏的德國藝術家們表達了深深的敬意。這個時刻讓人感概萬千,我想,那個戰爭狂人曾經用槍炮攻下歐洲大陸那么多國家,但那并非征服,只是占領。而我眼前這些來自德國的藝術家卻用音樂征服了我們,這是藝術的力量,這是藝術對心靈的一次無可置疑的征服,藝術超越了國界。


  讓我猝不及防的是,此前的中場休息,我眼前無端地閃現出那個發動二次世界大戰的惡魔影像片斷,我知道這巨大的反差與眼前這個高雅的時刻顯得多么不合時宜?晌揖褪菬o法控制紛飛的思緒。21世紀人類生存困境已經夠多,人口膨脹、資源貧乏、環境污染三大世界難題足已讓我們焦頭爛額,如果再加上戰爭,人類未來恐怕就只能是毀滅。我們需要文明,而不是野蠻;需要藝術,而不是刀劍;需要包容,而不是仇恨;需要和平,而不是戰爭?墒俏覀兎置髦,戰爭并沒有真正離我們遠去,或者說戰爭的陰影并沒有真的離開過人類。如今,敘利亞內戰,成千上萬的生命死于戰火;也門內戰、還有緬甸政府軍打擊少數民族武裝。當然還有在巴黎、中東,ISIS瘋狂襲擊報社劇院,斬首人質,公然挑戰全人類。這說明戰爭這頭邪惡的妖魔真的就蟄伏在地球的某個角落,時不時露出吃人的獠牙。


  這不得不讓我想起那個曾在二戰中對中國和亞洲人民犯下滔天大罪的戰敗國,其軍國主義亡靈不死,總想伺機借尸還魂,篡改侵略歷史,連震驚世界的南京大屠殺、證據確鑿的慰安婦事件,也從不敢拿出勇氣說一句真正意義上的悔罪和道歉之詞,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這當然也是其之所以至今無法獲得諒解與饒恕的根本原因。然而,此時我更愿意回憶40多年前,時任聯邦德國總理維利?勃蘭特在華沙猶太人死難者紀念碑下那驚世駭俗的一跪,被譽為“歐洲約一千年來最強烈的謝罪表現”。在他高貴的膝蓋跪在堅硬冰冷的地面那一瞬間,在現場目睹了這一偉大時刻的善良人們,為勃蘭特的這個真誠而勇敢的謝罪舉動感動得掉下熱淚,這一跪,征服了飽受納粹蹂躪的波蘭人民,也沖淡了積淀在他們心中的憤怒與仇恨;這一跪,也讓總理勃蘭特和他的國家獲得了全世界每一個愛好和平人的寬恕和尊重。


  這是善的力量,這是道德的力量,這是良知的力量——這是另一種征服,這樣的征服才是人類的福音! (來源/達州日報2017年2月3日 第八版  編輯/吳星辰)

 

 

【作者:曹文潤】【責任編輯:吳星辰】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圖片新聞

    渠縣文聯召開一屆五次

    市旗袍協會開展藝術鑒

    宣漢縣文聯舉辦“醉美

    市文聯開展“全面小康

    “以藝戰疫”萬源文藝

    市文聯到荷葉街社區開
      最新推薦

    版權所有:達州文藝網 地址:中國·四川省達州市西外永興路2號市政中心1107A室
    電話:0818-2153622 Mail:[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QQ:1597278598 82338128 QQ群號:37029820 郵編:635002
    網站建設維護:達州科創網絡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網絡技術:0818-2500000
    備案號:蜀ICP備19030744號
    北京十一选五top10遗漏 35选7今天的开奖结果 湖南幸运赛车综合走势图 股票连续放量下跌 北京麻将下载app 游戏试玩赚钱网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数字 东北麻将转转麻将下载安装 大哥二码默认版块discuz 深圳风采35选7开奖 手机月赚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