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達州文藝網 >> 文章中心 >> 文學作品選 >> 散文·隨筆 >> 正文

映錚:春色(散文)

 2016/3/4 11:30:23  來源:開江縣創辦  [發表評論]


  媽媽喜歡的顏色必定是明媚而輕盈的。有盲人都能感受得到的溫度,有不驚擾酣睡枝頭上翠鳥的柔軟,還有蜜蜂返鄉時從不迂回的從容。這種顏色叫春色,歲月最初被寵愛的樣子。


  這顏色,是開凍的泥土上那層薄而朦朧的霧珠,是解碼的流水上那快而率真的顫栗。它們嚴陣以待,呵護著躑躅了整整一季的種子,張網以期那些即將“噗哧”而舉的綠色錐子。這個時候,大地仍然沉寂,風加快了速度,仍然過得無聲無息。但是媽媽知道,這是人生最驚心動魄的內斂,是穩操勝劵的陶醉和欣喜。


  她開始整理云髻,開始去碰觸并解開大地的外衣。用汗水刨開一個又一個坑,播下一粒又一粒溫潤的卵子;孟氩⑵诖暮⒆,前仆后繼,扯著水一樣的血脈放肆的奔跑。跑遍豪邁的山河,用無與倫比的姿勢。


  這顏色,正是在純氧中一絲不茍成長起來的孩子,長了媽媽喜歡的,桃花與玫瑰合謀的樣子。怕蟄伏的驚喜戳傷那稚嫩的腳底,媽媽調動了所有的芳菲,鋪陳出一條走向晨曦的路途。等到時光幡然醒悟,等到暖色赫然聳現。春風的拐角處,她笑看孩子們與兩朵雪花在大江里翻騰、戲水,擒出陽光干干凈凈的裸體。在洶涌的寓言里,她期待孩子們掀開萬畝荷塘的蓋頭,撿起一朵禪意,挎上透明的火焰,歡快的走向晨曦,取下一對可以飛翔的羽翼。


  這顏色,還是孩子背影上,那層歡快的霞光,媽媽隱而不言的希望。孩子不會知道,那一朵禪意里有對隱形的翅膀,那一兜晴明里有一根很細的風箏錢。鴻鵠也罷風箏也好,都無法丈量出未來的高度和深度,更無法得知媽媽藏起了多少縱寵,消彌著沿途的浮躁、孤獨和不安。當冷面笑成花顏,當花朵阻擋了歸途,飄在半空的,無所適從的孩子,聽到了杜鵑的呼喚?吹搅藡寢屨曋耗,擴筑著自己當年的花房那堅挺的屋脊。


  那種叫春色的顏色,其實是媽媽嬌媚而敏感的心,虔誠而熱切的希望。她希望,在她鐘愛的土地,開滿她遼闊的芬芳。那些奔跑著的,她柔嫩的孩子,正扯著血脈升華她出嫁前那朵風塵仆仆的秘密。

 

【作者:朱映錚】【責任編輯:吳星辰】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圖片新聞

    習近平在文藝工作座談

    李開杰【攝影家】

    趙英【音樂家】

    龍飛【畫家】

    張爾立【畫家】

    宋小武【作家|劇作家】
      最新推薦

    版權所有:達州文藝網 地址:中國·四川省達州市西外永興路2號市政中心1107A室
    電話:0818-2153622 Mail:[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QQ:1597278598 82338128 QQ群號:37029820 郵編:635002
    網站建設維護:達州科創網絡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網絡技術:0818-2500000
    備案號:蜀ICP備19030744號
    北京十一选五top10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