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達州文藝網 >> 文章中心 >> 文學作品選 >> 來稿·綜合 >> 正文

紫花

王永川 (宣漢縣三墩初中)636168

 2012/4/12 12:16:01  來源:本站原創  [發表評論]

 

    青瓦房,粉土墻。

 

    孩子就坐在屋邊的一塊小石板上,他手里拿著父親做好的木制模子槍。一個清晨,他那樣安靜,臉上帶著無上的滿足與喜悅。那時的清晨爬在他身后的屋檐上,那屋檐黑而安靜,土筑的墻壁泛起暗紅色光芒。晨曦那么鮮艷,帶著小雀兒歡快的鳴叫,透過頭頂葳蕤蔥綠的樹冠,在墻壁上投下姍姍移動的星星點點的光影。

 

    就在離屋墻不遠的院子邊,恰有一簇開著紫花的灌木,微霧般清晰,朦朧,散出陣陣幽香。清晨,蜜蜂的大部隊還沒有來,只有那歡快早覓的鳥兒在兩棵高大的梧桐樹上嘰嘰喳喳爭執著一個新鮮的問題。

 

    這孩子全然沒有注意周圍的一切。他兀自玩著手中的木模子槍,眼睛里閃爍著童真而灼灼的光華。

 

    “安!”我這樣地稱呼他。當我,以一個十歲孩子的身份走入那片院子。

 

    安站起來,我能看見他的眸子里帶著喜悅、驕傲。那時的年華,綠色的蘋果樹正在天空充盈一個季節所特有的諺語。

 

    “你的木模子槍嗎?很好看!”

 

    安點了點頭!鞍职纸o我做的啊,他花了兩個上午的時間呢!卑舱{皮地把木模子槍端在手里,斜歪著頭作瞄準狀。

 

    “我能看看嗎?”

 

    “行!”安麻利地一推,將木模槍推在我手里。

 

    一股清香的木屑味迎面撲鼻。我接過他給我的木模槍,感到沉甸甸。那確實是一件十分精致的木制品,可以看出男主人是花了一番心思做成的。木面光華,形狀逼真,那種原木所帶有的木斑花紋讓這件木制藝術品更加賞心悅目。

 

    “你為什么要做這只木頭槍?”我問。

 

    “打世上害人的魔鬼唄!”安像一只快活的小公雞雄赳赳拍了一下胸膛。

 

    “什么?”我瞪大眼睛,很驚異他這樣奇怪的回答。

 

    “打——世上——害人的——魔鬼——!”安舉起槍,朝著虛無的空間 “嘭”了一聲,然后嘿嘿嘿地笑起來。

 

    有那么一個午后,我們一群伙伴在綠蔥蔥的山野里玩耍。我們在尋找夏日的金甲蟲。而安獨自在一條山澗邊睡著了,懷里抱著木模槍,口里咬著一支綠油油的狗尾巴草,很甜蜜的樣子。我們沒有管他,兀自玩耍。后來安醒過來了,揉著惺忪的眼睛,神秘地問我們:“嗨,你們說這里究竟有沒有山鬼呢?”

 

    “哈哈哈!”我們笑得前仰后俯,“你才像個山鬼呢?”

 

    安的臉上露出悵然若失的神態。他緊緊抱著手中的木模槍。

 

    那以后,我看見安的心思,他對那木模槍情有獨鐘。在我們一起上學的路上,在流年里我們一起走向土地拾撿金黃的麥穗,或者在大地的邊緣朗誦著落日下歸籠的牧影。他無不帶著木模槍兒,伴隨著他那天真而又頑皮的童年。

 

    然而,我忘了后來,我們怎么在一群伙伴中發生了爭執。安的木模槍被大家伙們一氣之下摔得粉碎。安絕望地站著,看地上已被處以極刑的木模槍,流出寂寞的淚來。

 

    我是向安借過幾本圖書的。一本《鐵匠的兒子》,一本《西游記》,還有一本沒有了書皮的戰爭類題材的圖書。我貪婪地閱讀那得心應手的小小圖書兒。在我還沒有將《西游記》閱讀完的時候,安便上門來催要了,他說:“你必須還我!

 

    “安,你不是說要我看完了再還嗎?”

 

    安紅著眼,“不!現在我改變主意了!

 

    我氣急敗壞,覺得他出爾反爾,便拒絕歸還。

 

    安哭著跑回了家。

 

    一個月后的一天,空中飄著雨后冷冷的霧。我帶著看完的圖書到安的家里。

 

    安的家里太安靜了。那院子因為昨夜的一場強風突襲,已變得凌亂不堪。梧桐樹的葉子耷拉著,那一簇紫花已然蹤影全無,一片枝折花落的慘景。蘋果樹也默默地在冷雨中瑟瑟抖動。我看見安的家門緊閉。只有安和他的三歲大的弟弟沉默寡言地坐在門邊。

 

    “安,怎么了?”

 

    安的眼里落下淚來。細雨飄渺的上午,這夏日的冰冷讓我心中感到無限震訝。

 

    安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良久,良久,終于沒有說出話來。

 

    兩天之后,我從大人們那里得知,安的父親患絕癥永別人世了。

 

    那一天,安與他的母親要離開村莊遠走他鄉。安在他父親墳前跪了良久。金黃的引魂紙漫天飄落,風吹來時,我亦看到了一張未被燃透的白色紙片,孤獨地飛上天空,漫無目標地飄蕩而去……

 

    安離開的那一天,將幾本圖書送到我手里:“洪波,既然你很喜歡它們,就送給你吧。爸爸沒在了,我要努力忘記這一切……”

 

    安哽咽,紅紅的眼睛涌起潮濕的淚痕。而那時,我也分明看到他舉起手中業已支離破碎的木模槍,將它們的碎片一一扔進火堆里。

 

    我詫異地看著。安揉了揉眼睛,疲倦的樣子。

 

    “洪波,別怪我!其實木模槍壞了,但他的碎片依然藏在我身邊。今天,我只是想讓爸爸永遠……”抽噎……良久……

 

    “爸爸說過,他要我扔掉一切關于他留給我的東西,因為他不要讓我記住……”

 

    安,走了。遠別了故鄉的青瓦房。那樣決絕,那樣堅定。

 

    我坐在空曠的大地,忽然感覺到落日余輝的遙遠。那是一個血色濃厚的黃昏,晚風吹過孤寂的野田,帶著農諺里歸家的牛咆送來草木陣陣幽香。我沒有說什么。安的聲音又在耳邊響起:“我不知道明天該在哪里……你很幸福,洪波!”

 

    紫花……紫花!十五年后,故地的紫花開滿山野,無聲,無息,亦無別離的淚水……

 

    十五年后,當我再次打聽安的消息時,得到的回答卻那樣殘忍:安早在七年前就外出了,至今杳無音信!

 

    安的舊宅里已經長滿了雜草,青瓦房塌陷,粉土墻黯然;只有院前的那簇紫花依然在季節里抱緊閃亮的年華寂靜而瘋狂地盛開……

 

 

 

【作者:王永川】【責任編輯:吳星辰】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圖片新聞

    渠縣文聯召開一屆五次

    市旗袍協會開展藝術鑒

    宣漢縣文聯舉辦“醉美

    市文聯開展“全面小康

    “以藝戰疫”萬源文藝

    市文聯到荷葉街社區開
      最新推薦

    版權所有:達州文藝網 地址:中國·四川省達州市西外永興路2號市政中心1107A室
    電話:0818-2153622 Mail:[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QQ:1597278598 82338128 QQ群號:37029820 郵編:635002
    網站建設維護:達州科創網絡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網絡技術:0818-2500000
    備案號:蜀ICP備19030744號
    北京十一选五top10遗漏 青海11选5基本走势图 吉林省配资公司 极速赛车开奖数据 多乐彩链接 安卓版重庆时时彩软件 重庆股票配资网 北京11选5几点开始 跌停洗盘后暴涨的股 河南省快三走势图 中融配资